<source id="6bb5z"><ins id="6bb5z"><kbd id="6bb5z"></kbd></ins></source>
      <wbr id="6bb5z"></wbr>
          <wbr id="6bb5z"><ins id="6bb5z"></ins></wbr>
        <video id="6bb5z"></video>
          <wbr id="6bb5z"><ins id="6bb5z"><progress id="6bb5z"></progress></ins></wbr>

            首頁 >新聞資訊> 媒體聚焦

            中國核電發展再迎利好 核電:既要發展又要安全

            核能的利用主要是發電。6月6日,環保部公布,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IPO(首次公開募股)環保情況初審過關。不久前,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通過《核安全與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規劃及2020年遠景目標》,并同意公布《關于全國民用核設施綜合安全檢查情況的報告》。此外,俄羅斯總統普京訪華期間,中俄兩國共同簽署了核領域合作文件。中國核電發展,迎來了一個又一個利好的消息。

            “人類不可能棄核,我國發展核能既是戰略方針,又是百年大計,需穩扎穩打,不能‘大躍進’?!苯?在天津舉行的“我國核能發展的再研討”科技論壇上,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杜祥琬院士提出這一觀點,得到與會的其他10多位院士和近百名核電專家的肯定。院士專家們表示,我國核電既要堅定發展,又必須夯實安全基礎。

            世界核電的發展格局穩定

            截至2010年底,全球共有441座運行的核裂變反應堆,總裝機容量3.75億千瓦,年發電量占全球發電總量的15%。2011年,日本福島核事故給原本發展勢頭強勁的核電業帶來嚴重沖擊,日本54個核反應堆停掉了52個。德國、瑞士等國宣布放棄核能發電。人類利用核電的前景日漸模糊。

            “福島核事故改變不了‘核能是安全、環境友好能源’的基本結論?!敝袊斯I集團公司潘自強院士表示,“場內應急相對薄弱,防治放射性廢水產生和處理廢水的設施缺乏,監管機構獨立性不夠,應對外部事件的工程搶險措施不夠等是福島核事故釀成惡果的主要原因?!?/span>

            “未來巨大的能源需求,決定了人類不可能棄核。一些國家放棄核電,這對世界核能的全局影響不大?!倍畔殓f,“福島核事故后,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韓國、印度等國家和國際原子能機構對核電的安全性進行了重新評估,得出了明確的結論:核裂變能是可駕馭、可控制的,裂變核電站可以保證安全。以美國為例,美國核管會重新評估得出的結論是:像福島核事故這樣的事件在美國不可能發生。因此,在役核電機組將繼續運行,并繼續進行核電站延壽和新建核電站的審批?!?/span>

            杜祥琬表示:“世界上30個擁有核電的國家累計已有1.4萬堆年的運行經驗。實踐證明,裂變核電站是可以做到安全的。世界核能發展的基本格局仍是穩定的。中國要調整能源結構,就一定要在安全的情況下發展核電?!?/span>

            中國核電發展安全可靠

            福島核事故后,中國及時對正在運行的核電站進行安全大檢查,同時對在建的核電站是否存在安全隱患也進行了大檢查?!斑@兩個檢查現在都已完成,檢查的結果都是安全的?!倍畔殓f,“我國目前已運行的核電機組為15臺,總裝機容量1257萬千瓦,至今保持著良好的安全記錄。這既是我國發展核電的基礎,也是信心的根據之一?!?/span>

            “核電是一個科學技術要素很多的產業。核能在戰略上具有競爭力,有著其他能源不可替代的優點,它是有高能量密度的能源,輸出功率穩定高效,具有清潔、低碳、環境友好的特性。核事故是可分析、可認識的,而且每次核事故都帶來了核安全技術和管理水平的提高,人類馴服核能必然是一個在實踐中不斷總結、提高、改進的過程?!倍畔殓f。

            “核能對我國突破資源環境制約、保障能源安全將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敝袊こ淘涸菏咳~奇蓁表示,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預測2012年全社會用電量約5.14萬億千瓦時,電力缺口4000萬千瓦時。目前,我國在建核電有26臺機組,裝機2884萬千瓦。而已批準尚未開工的還有5臺機組,裝機422萬千瓦,只有以一定比例和規模發展才能滿足未來對能源需求和減排的需要。在加強管理和提高技術的基礎上,我國每年裝備5臺—6臺核電機組是完全可能的。

            核電發展不能“大躍進”

            “中國核電站目前15臺核電站機組正常運行,26個核電站機組在建設,都沒有潛在危險?!倍畔殓f,“但歷史地看,我國核能事業還很年輕,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需要清醒地認識到,我國核能基礎研究比較薄弱,技術儲備不足,很多裝置都是引進的,現在仍在努力實現國產化過程中。而且,我國對核電長遠發展目標和路線圖的論證還不夠深入,全產業鏈各個環節的發展還沒有協調配套,核能發展的法制建設和管理體制還有待改進完善。在堅定地發展核能的同時,要強化風險意識,努力夯實安全基礎,有一個‘百年大計、穩扎穩打’的心態和安排,不要大躍進?!?/span>

            杜祥琬建議,對內陸核電站確定嚴格的設計標準,且對排放約束要更加嚴格,在場址的選擇上需作更充分的論證,特別是要避開地震帶和水源地。他說,歐美60%的核電機組建在內陸;美國104座運行的反應堆,100個建在內陸,我國可充分借鑒其經驗。

            “核電要可持續發展,必須消除放射性的大規模釋放,同時加強放射性廢物的處理處置,減小公眾后顧之憂?!鼻迦A大學何建坤教授認為,“新建核電站要實行國際上最嚴格的核安全標準,并增強預防和緩解核安全事故的能力。例如提高應對長時間全場斷電的能力,提升應對外部災害的能力等?!彼ㄗh,我國應建立完善的民用核安全設備標準體系,設立實體化、獨立的國家核安全監管機構,建立專業化核事故應急救援隊伍。(本報記者 袁于飛)


            信息來源:《光明日報》

            趣网商城
            <source id="6bb5z"><ins id="6bb5z"><kbd id="6bb5z"></kbd></ins></source>
                <wbr id="6bb5z"></wbr>
                    <wbr id="6bb5z"><ins id="6bb5z"></ins></wbr>
                  <video id="6bb5z"></video>
                    <wbr id="6bb5z"><ins id="6bb5z"><progress id="6bb5z"></progress></ins></wbr>